再评李洪志及其“法轮功”——依法取缔“法轮功”邪教组织25年(中)

作者:陈星桥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编者按】可怜那些痴迷的弟子奉献所有,多数沦为被利用的棋子、政治工具和被收割的“韭菜”,到头来却落得倾家荡产、甚至家破人亡的下场。

编者按:1996年,陈星桥在黑龙江哈尔滨一国企上班,同时兼任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佛教协会副秘书长。身为宗教界人士,陈星桥敏感意识到“法轮功”的社会危害,撰写了近两万字的长文《法轮功——一种具有民间宗教特点的附佛外道——评李洪志<转法轮>及其法轮功》(首发于1997年中国佛教协会主办的《研究动态》第2期),还编著出版了第一本公开出版的揭批“法轮功”书籍《佛教“气功”与法轮功》(宗教文化出版社1998年6月第一版)。

25年来,在国家持续有效治理下,“法轮功”在国内已几乎完全淡出人们的视野,但在境外仍不断为非作歹,与此同时,各种潜在的邪教和迷信组织仍觊觎着中国这片巨大的信仰市场。

25年来,陈星桥作为中国反邪教协会的常务理事,参与、见证了许多反邪教重大活动。在中国政府依法取缔“法轮功”邪教组织25年之际,结合自己的亲身经历和研究,写一点感想,让我们以史为鉴、居安思危,进一步筑牢防范邪教的篱笆!

再评李洪志及其“法轮功”——依法取缔“法轮功”邪教组织25年(上)

(七)邪教团体中有一套暴力、惩戒机制。“教主”和团体中的骨干沆瀣一气,团体中的任何人如果对教主和团体有不忠诚或有危害的言行,他们都会对其痛下“杀手”。对于来自外界的批评和威胁,邪教痴迷者会“同仇敌忾”,进行激烈的反击。李洪志及其“法轮功”在这方面的表现毫不逊色,不仅攻击性强,而且日益政治化。

李洪志将一切阻挠“法轮功”传法练功的都视为魔,包括自己的亲人,而除魔不仅无罪,而且有助于“圆满”,还美其名曰“护法”“发正念”。李洪志藐视社会,说人类道德已堕落得无以复加了,诅咒地球就是个垃圾站,他却容不得别人对“法轮功”的任何批评、揭露。尤其当“法轮功”坐大成势时,李洪志的政治野心也日益膨胀。从1996年开始,面对包括科技界、宗教界人士和媒体记者在内的各界人士对“法轮功”的质疑、揭露,以及政府主管部门的调查和查处时,李洪志狗急跳墙,为了维护自己的教主地位,不断煽动练习者“除魔护法”,围攻新闻媒体、党政机关。据政府有关部门统计,全国发生的这类非法聚集、围攻新闻媒体、党政机关的事件有300多起,其中每次300人以上的有78起。

如:1996年6月17日,《光明日报》发表署名“辛平”的文章:《反对伪科学要警钟长鸣——由<转法轮>一书引出的话题》,表明和传达了国家新闻出版署对《转法轮》神化李洪志、散布迷信邪说的态度。“法轮功”组织煽动千余名练习者给《光明日报》写信,要求报社“更正”,向李洪志和“法轮功”“道歉”,还煽动练习者到报社门口聚集,要求与报社负责人“对话”。

1996年7月24日,国家新闻出版署以明传电报发出《关于立即收缴封存<中国法轮功>等五种书的通知》([96]新出明电字28号)。“法轮功”组织煽动练习者到国家新闻出版署聚集“上访”。

1998年4月7日和8日,《齐鲁晚报》发表了《要旗帜鲜明地宣扬科学》《“法轮大师”聚财有道》后,在李洪志的授意下,一是写信骚扰,向报社编辑部施加压力,二是到报社胡搅蛮缠,三是扬言聚众示威,要求报社发表“声明”,公开向李洪志及“法轮功”组织“道歉”。6月3日,更是聚集2000多人静坐示威。

1998年5月4日,《健康文摘报》刊登了《违法坑人法轮功》文章。从6月1日开始,“法轮功”组织煽动400多名练习者到报社门口滋事,一连闹了三天。

1998年5月25日,北京电视台《北京特快》栏目播出《上岗证能否扫净假气功》。5月27日,遵照李洪志的指示,李昌、纪烈武等人开会,决定找北京电视台“论理”。28日早8点,煽动400多名练习者聚集北京电视台门口静坐示威。5月29日,李洪志从美国打电话给李昌说,“人太少了,人这么少还不如不去”。经“法轮大法研究会”和北京“辅导总站”组织,5月30日至6月4日,数百人连续围攻北京电视台,还派出6名代表与北京电视台“谈判”。

▲“法轮功”围攻天津教育学院

1998年7月1日,李洪志抛出“经文”《挖根》,对批评李洪志和“法轮功”的学者、科学家和新闻媒体进行谩骂攻击,煽动练习者到“宣传机构”进行“上访”。1999年4月,天津教育学院主办的《青少年科技博览》发表何祚庥的文章《我不赞成青少年练气功》。4月15日,天津“辅导总站”决定就该文向校方进行“交涉”,要求为李洪志及“法轮功”“正名”,用“聚集施压”的办法迫使校方“屈服”。从4月19日至23日,连续五天围攻天津教育学院,人数最多的23日达6300多人。23日,多数人被劝离后,仍有二三千人去围攻天津市政府。这成为中南海“4·25事件”的预演和导火索。

密切关注天津事态的李洪志于4月22日急匆匆从美国飞回北京,亲自坐镇指挥。4月23日上午,李洪志召集李昌、纪烈武等骨干,密谋“把天津事情闹大,把火烧到北京中南海”。李洪志说:“到北京去!”“要去中央,去国务院!”“人少了不行,要多去点。去年北京电视台的事就是人去少了,要是去得多,问题早就解决了。”“这次不单是解决天津的问题,而且是弘法和护法”,“人来得越多越好”。

4月25日,上万名“法轮功”练习者在中南海周围聚集,这就是震惊中外的“4·25”事件。

▲“4·25”“法轮功”围攻中南海,图源:新华社

1999年7月,“法轮功”被依法取缔后,李洪志发动大批“法轮功”练习者活跃于各国公共场所,进行示威、集会,申诉他们“被迫害”的所谓“真相”,将自己塑造成因宗教信仰而被中国政府迫害的形象,并持续向联合国及西方各国政府、议员递送“被迫害真相”材料,为力主遏制中国的利益集团提供“证据”,以吸引西方反华势力的注意。很快,境外“法轮功”邪教组织彻底沦为境外反华势力的政治工具和走卒。

对于国内外批评“法轮功”的各宗教领袖,李洪志气急败坏,诬蔑各宗教为“乱神”。2007年2月,李洪志写了一篇“经文”《全面解体三界内一切参与干扰正法的乱神》,他说:“那些把持人类几大宗教的所谓神……那些把持宗教、敌视正法与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乱神,都全面解体它们。(要)全面解体那些把持宗教、敌视正法与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乱神,全面解体旧势力与三界内一切阻碍众生得救、了解真相的乱神,已经成为必须做的。无论它们以什么外形存在,无论它们有形无形,无论它们什么层次,无论它是谁的形象,都全面解体、清除。”“一九九九年前后,又不同程度的参与了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加剧了邪恶形势的恐怖,助恶为虐,严重干扰了正法。”“特别是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讲真相救度世人与众生的关键时刻,它们又参与了阻挡世人与众生的得救,这是直接在迫害世人与众生。”他叫嚣鼓动信徒们起来反对宗教,解体宗教“乱神”、淘汰宗教。

任何弟子对李洪志及其“大法”有不忠和危害的言行,李洪志都会威胁将其“形神俱灭”。据报道,近年,“法轮功”内部因意见分歧、分赃不均,内讧不断。李洪志曾经的“得意门生”、“法轮功”核心成员、为“法轮功”网站卖命二十年的著名公知萧铭女士,却因内心将美国世俗的“普世价值”和所谓“真善忍”置于李洪志之上,未能完全听命于李洪志,便遭到“法轮功”开除,将她所有的音视频从“法轮功”网络系统下架。萧铭为此倍感委曲,大吐苦水,质疑李洪志的神性,控诉“法轮功”内部缺乏人性。同样是李洪志曾经的“得意门生”、“法轮功”核心成员的虞超,因不满李洪志任人唯亲、大权独揽、虐待学员等行径,在油管不断曝料“法轮功”的黑幕。李洪志多次发表新“经文”:《棒喝》《再棒喝》《猛喝》,表达愤怒,警告类似虞超这样的弟子。“明慧网”还发布一则通告,称“有些早年混入大法学员中、打着法轮功学员名义的,一直公然混淆视听、自我标榜,甚至公开攻击师父、诋毁明慧网。现住美国的清华大学毕业生虞超就是这样的不好的生命”……

大量事实证明,“法轮功”虽然标榜“真、善、忍”,却毫无真、善、忍可言,干的净是“假、恶、嗔”的勾当!

(八)邪教都擅于聚敛钱财,常常利用信徒的信仰和愚昧,变着法子大肆搜刮信徒的钱财,无偿地占有他们大量的时间、劳动和精力。李洪志及其“法轮功”在这方面极为擅长,为其邪教帝国打下了牢固的经济基础。

最初,李“大师”跟其他气功“大师”一样,以气功治病为由收敛钱财。有点资本后,他另辟蹊径,祭出“免费”噱头,宣称自己道德高尚,教功、治病均不收取任何费用,一时蒙骗、吸引了大批追随者。虽然号称免费治病,却效法寺院,在自己家里摆着“功德箱”,其弟子告诉患者,想治好病就得往“功德箱”里放钱,至少放100元以上,结果“功德钱”比收费来得更多。以后他效仿严新以及同是东北人的张宏堡,开班授功或作“带功报告”,美其名为“传法”。随着学员人数的激增,为了能既增加收入又提高威信、扩大声势,他便开始制作自己的肖像挂图,统一练功服、练功垫、护身符,并要求弟子们在练功场所、家里全部挂上画像,练功时必须着练功服,外出时要佩戴护身符。当时,一身练功服要30多元一套,画像5元一张、练功垫10元一个。一些弟子为了“弘法”“增加功德”、得到大师的“庇佑”,“自愿”出钱购买李洪志制作、出版、发行、销售的“法轮功”书籍、音像制品、服装及其他练功物品,并积极交纳开办“法轮功”培训班收取的培训费。这成了李洪志早期财富的主要来源。

▲“法轮功”发行的书籍、音像制品、图片等

据有关资料统计,1992年至1999年间,李洪志发行和经营的“法轮功”书籍达到1108万册、音像制品531万盒、标识徽章23万枚、图片等129万张,总销售额1.35亿元,非法获利4229万余元。

1999年7月潜逃到美国后,李洪志创建了“明慧网”等网站、开办了《大纪元时报》等报刊,打着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幌子,建立了“神韵艺术团”,除了继续印刷“法轮功”书籍(“法轮功”网站上,李洪志全套“经书”,售价高达475美元)、生产练功用品等系列产品销售以外,还不断鼓动弟子拉广告、发报纸、卖“戏票”,攫取了巨额财富。

2001年,“法轮功”开始兴建龙泉寺,作为“法轮功”邪教组织的全球总部。龙泉寺在注册中,标明其性质为宗教组织,具体分类为佛教,无附属机构,系独立组织。龙泉寺位于美国纽约州奥兰治县鹿苑镇及周边的希望山镇(Mount Hope)和奥蒂斯维尔镇(Otisville),占地总面积超过1100英亩(约445万平方米),大部分土地以宗教理由免缴地产税。根据美国著名指南星网站(Guidestar.org)公布的报表显示,早在2005年,“龙泉寺佛学公司”的总资产就已经达1.5亿元人民币。

▲“法轮功”龙泉寺大院。图源:Julie Jacobson/美联社

此外,经过多年经营,李洪志家族在美国有至少11处房产。这些房产中,登记在李洪志名下的有3处,老婆李瑞名下的2处,李洪志女儿李美歌名下5处,李洪志大妹李君房名下1处,价值人民币上亿元。据一则《李洪志以239万美元出售在美豪宅》的消息称,李洪志曾高价出售在美国新泽西州的一处豪宅,面积为676平方米,有7个卧室9个卫生间,网上报价239万美元,折合人民币1614万元。

20多年来,“法轮功”因其信徒遍布世界各国,创办的文化和媒体机构众多,立场极端反华,擅长造谣生事,因而源源不断地获得西方反华势力金主的垂青、资助,因而活动经费源源不断。不少民运分子、失意“公知”颇为羡慕,委身其中讨生活,为其出谋划策,“藏独”“台独”“疆独”分子与“法轮功”也多有勾连,一时“法轮功”成为境外反华势力的最大平台。“法轮功”已完全蜕变为以邪教活动为特征的反动政治组织。

可怜那些痴迷的弟子奉献所有,多数沦为被利用的棋子、政治工具和被收割的“韭菜”,到头来却落得倾家荡产、甚至家破人亡的下场。据报道,原淄博热电股份有限公司员工杜曰仲,为了“上层次”、求“圆满”,先后被骗去近10万元,最后落了个负债累累、倾家荡产的下场。陕西省周至县高春阳在九十年代是当地远近闻名的老板,可自从修炼“法轮功”后,原有的万贯家产因向“法轮功”组织捐献、外出“弘法”等,很快荡然无存。2002年,美国龙泉寺负责财务与采购的谭淑君,变卖所有财产全部贡献给了“法轮功”,结果因病不就医吃药而死于“法会”上。澳门“法轮功”头目林逸明,曾是李洪志的亲信和金主,其家族平均每年都要向“法轮功”捐出上百万元之巨,但患绝症之后,李洪志除了装模作样地替他发功治疗一番之外,再也不闻不问,死后更无只字片语进行安抚慰问,反而严密封锁消息,并严令不得举办任何追悼仪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