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是如何戕害信徒的

作者:吴依琳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法轮功”信徒自称“大法弟子”,他们大多数是抱着“做好人”“祛病健身”的愿望加入进去。然而,修炼的结果却非其所愿,有的为“上层次”“放下名利情”毁了家庭,有的为“消业”有病不治丧失生命,也有的为“圆满升天”自杀杀人等等。据不完全统计,被“法轮功”残害致死人员高达1660名,其中300多名练习者在所谓“升天”“圆满”等歪理邪说蛊惑下“放下生死”自杀身亡,1000多人因李洪志有病不能吃药的“消业论”拒医拒药而亡,30多人被“法轮功”痴迷者无辜杀害。即便在今天,这样的悲剧仍在上演。

那么,这些悲剧究竟是怎么发生的?

——邪教“法轮功”对信徒实施了精神控制

精神控制也称“洗脑”“高强度说教”“思想重构”,邪教组织常常对信徒实施精神控制,邪教“法轮功”也是如此。“法轮功”头目李洪志打着“真善忍”“祛病健身”的幌子,引诱部分有着朴素愿望的习练者。李洪志要求信徒按照他提出的“不二法门”,利用一切时间念他的经文、听他的录音、看他的录像。信徒经过长时间接受“法轮功”单一信息的刺激,形成精神控制下的催眠状态,以致逐渐失去正常的判断、思考、辨别等能力,有的甚至出现幻觉等精神问题。如天津市小学女教师董智,1996年练习“法轮功”后,逐渐出现了神情恍惚、行为异常等问题,不愿意进课堂,也不给学生批改作业,家人几次发现她在家磕头。1997年12月5日上午,董智跳楼身亡,年仅24岁。再如,广东省的袁润甜,原本是一个善良好学的女孩,自1996年练上“法轮功”,便开始了备受摧残、折磨的噩梦。1999年11月起,她精神恍惚,觉得自己在另外的空间,常常梦见“大师”李洪志及多名男性要对她进行污辱,还要杀她。梦里这些男性中有个人是村里的五保户黄带胜,虽然黄与袁润甜实际上连一句话都没有讲过,但袁认定黄在另外的空间侵犯并伤害了她。走火入魔的袁润甜持刀闯入黄带胜家中,竟然对着黄的面部连砍两刀,无辜村民惨遭伤害。

——自称“宇宙主佛”的李洪志迷惑了信徒

为了控制信徒、独享信徒的一切,李洪志不仅吹嘘他是无所不能的“神”,而且还编造了其是“宇宙主佛”,是“法轮功”邪教组织中唯一的“师父”。如李洪志在早期讲法录像中说他是“比耶稣、释迦牟尼还要高很多倍的佛”;在其《转法轮》书中吹嘘:“我的法身什么都知道,你想什么他都知道,什么他都能做”,且强调“大法的师父只有一个”(《转法轮》)。在李洪志自我神化、自我吹嘘下,习练者误认为“师父”“法力”无边,对李洪志的话不敢怀疑,唯命是从。长期如此,习练者就成了李洪志及其邪教组织的傀儡、牺牲品。如河南省“法轮功”痴迷者王娟(天安门自焚参与者王进东的女儿),转化后接受记者采访时讲“李洪志就是自焚事件的主谋”,因为在他们一家人的心里,学“大法”高于一切,一切都得为“法轮大法”让路。痴迷“法轮功”时,他们严格按照李洪志的要求去做,本来红红火火的生意丢在一边。就这样,最终他们一家走上了违法道路,她的父亲王进东还成为天安门自焚事件的参与者和受害者。

——“法轮功”歪理邪说诱导信徒走上不归路

李洪志编造的歪理邪说,都是为了蒙骗和控制信徒。因此其“毒性”不言而喻,下面仅选取其中的三类,看看李洪志是如何利用歪理邪说戕害信徒的!

一是“人类败坏论”。李洪志谎称,“在很高境界的生命看人都是像垃圾一样”(《北美首届法会讲法》);“地球是宇宙的一个垃圾站……宇宙不好的人往下掉,掉到宇宙的最中心——地球”(《转法轮卷二》);“特别是现在人类社会的道德观念往下滑的很厉害……你看现在这个人类真是十恶俱全”(《悉尼法会讲法》)。

受李洪志“人类败坏论”的蛊惑,“法轮功”习练者为逃离“垃圾站”地球,就不顾一切跟随李洪志修炼,甚至不惜丢下人的一切包括亲情、生命。如广东韶关钢铁集团公司运输部职工梁招凤,自1997年7月开始练习“法轮功”后,不再关心“常人”丈夫和儿子的生活、学习,甚至连丈夫被汽车撞伤、生母病逝也不闻不问。再如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居民徐惠君,从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性情变得古怪,1999年5月31日,她为了逃脱所谓的“劫难”,跳楼身亡。

二是消业治病说。李洪志宣传人生病的根源在于“业力”、治病要依靠“消业”。他说:“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磨难”(《转法轮》);“我们修炼的人除了师父给消业以外,自己还得还一部分,所以会有身体不舒服,像有病的感觉,修炼就是从生命的本原上给你清理”(《转法轮》卷二)。

“大法弟子”相信李洪志的“消业”,有病不再寻医问药。如,上海电化厂退休职工胡广英,2000年8月,她与小孙子都患上了皮肤病,小孙子花几元钱就治好了,而她认为是“消业”拒绝就医,致使化脓感染,于2001年1月29日病亡。再如,“法轮功”广州辅导站站长慎兴莲,患有心脏病和糖尿病,练“法轮功”后,停止服药,1998年5月到北京“弘法”时,因心脏病突发身亡,时年48岁。“师父”李洪志钦点的云南省“法轮功”辅导站站长王岚,2012年1月,因病不治撒手归西,年仅57岁。

三是圆满升天说。为诱骗“法轮功”信徒,李洪志虚构了天国“法轮世界”,他说:“你听说过有极乐世界吗?法轮世界更美”(《转法轮法解》);“极乐世界树是金的,地是金的,鸟是金的,花是金的,房子是金的,连佛体都是金光闪闪的”(《转法轮》);“所以将来他修成的时候,想要什么伸手即来,要什么有什么,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转法轮》),并且提出了进入“天国世界”的条件,如“放下生死就是神,放不下生死就是人”(《在澳大利亚法会上讲法》);“放下名利情,圆满上苍穹”(《洪吟》),等等。

受李洪志描述的“天国”的诱惑,“大法弟子”不惜泯灭人性、抛弃亲情、践踏法律,甚至置自己的生命于不顾,采取自焚、跳楼等种种极端手段,造成了一幕幕人间悲剧。如1999年7月3日,山西省屯留县北岗乡寺底村农民李进忠和山西煤炭管理干部学院经贸系学生常浩驰相信“圆满可以升天”,自焚丧命。再如,2002年4月,黑龙江省伊春市的“法轮功”练习者关淑云,为了“除魔”“圆满”,当着几十名“法轮功”练习者的面,亲手将自己不满9岁的女儿戴楠活活掐死。还有,1998年6月25日,河北省任丘“法轮功”练习者袁玉阁,神志恍惚地声称要成仙成佛,便骑上自行车,带上儿子一起跳进了护城河。

李洪志编造的歪理邪说还有很多,如“旧势力说”“世界末日说”“度人说”等等,其目的都是为引诱和恐吓信徒,让习练者乖乖地受其控制,而习练者在这些歪理邪说的迷惑下,最终都逃脱不了泯灭人性、残害生命、受其戕害的结局。